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ユリゆや/甘番】Cancel Corner Cancel ■■■■ -03

本章強烈建議不要配飯吃(。

SAN值降低預警

梅雨季的天氣真的很好睡啊......

對了,中斷用了與第一章相同的描述句喔。 
一氣呵成的看完應該能稍微猜到這個故事到底怎麼回事//

相隔久遠的前情提要



SIDE BEFORE : 逃避者 
 

「早就想說但是說不下去.....一直以為遊矢你只是還沒走出目睹遊里自殺的陰影才避而不談。」遊吾擔心的看著我「一直沒有走出來嗎?」

不相信。

從遊斗與遊吾的眼神中看到這些。

「我是真的覺得遊里還活著的......」

…...是吧?



每日都能見到他,身為同住的室友更是了解他從未離去。

早晨的問候,課間的招呼,歸家後在開著電視的客廳中,兩人使用筆電做著各自的工作,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各種日常。

分明一切都沒暫停過?



「他真的走了,還是遊矢你忘記了?」遊斗幫我拉了下因為太過激動而不整的襯衫與薄外套,遊吾在一旁整理好剛才遺落的些許文件後一同遞給我。

「遊矢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覺得你真的太累了。」遊吾拿出手機看著現在的時間,「需要的話我等等幫你請假,現在不是期中也不是期末,請一天沒事的。」

「需要的話,這裡也能以助教身分提出證明文件。」遊斗回到了研究室的座位上,繼續方才未完的工作。

「好,麻煩你們了。」離開研究室分道揚鑣前,輕輕的頷首對兩人表示謝意。

「沒事啦,都好幾年的朋友了,互相照應小事一樁!」遊吾帶著笑意招手後看著恰好往下的電梯,思索了幾秒後從一旁的樓梯迅速的下樓了。



「體力真好啊遊吾.......」不禁因為好友充滿活力的行動跟著帶起笑意,用校務系統完成請假程序後,撐著傘走過下著細雨的大半個校園,騎著腳踏車撐著傘回到了Share House的住處。

「沒濕掉吧.......」一回來,除了迅速的打開傘晾乾外,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包包裡的筆電與文件是否安然無恙了。

四五月的梅雨季果然最麻煩的就是這陰晴不定的天氣了。

更換了有些許淋濕的衣物後趴在床上繼續今日的進度,或許是春日的天氣帶著讓人沈睡的魔力?

不知不覺眨起了雙眼,困意開始湧上。

『遊矢?你回來了嗎?』

好像聽到了遊里的聲音?

還來不及回應,就陷入了深沈的黑暗中。



甫一閉上眼,便如同斷線的人偶般陷入了昏睡。

夜晚的校園吹著涼風,偶能看到幾個社團的學生們活動著,除了燈火通明的圖書館與宿舍,還亮著的幾間教室都是夜間部與研究室的學生。

是那如此日常的畫面。

疾行著前往生科院的研究室,今日與遊里合作的計畫案好不容易有了新構想,能快點討論就好了。

腳步在雀躍與期待的心情下逐漸加快,有著些許污跡的電梯門仍在緩緩滑開便迫不急待的踏了出去,在走廊上快步走著。

右轉,左轉,左轉.......好,到了。

停在了遊里的實驗室那有著年代感的木門前,無人的走廊難以想像這只不過是晚間七點的景象。

不過此時的我並不在意,或是,「忘記」了在意這回事?

『遊里?』

清脆的敲門聲迴盪在長廊中。

無人回應。

『遊里?』再度的喚了聲,轉了下門把。

沒有鎖?

疑惑著以遊里的性格為何門會沒有鎖上,推開了實驗室的門。

『遊里你在嗎?今天約好要討論生物技術發表的展示影片,要跟你討論進度......』一邊推開門一邊看著手機的行事曆確認今日的排程,納悶著一切無誤,為何一向準時的遊里會出現這種錯誤而抬起頭張望遊里是否是因為近日太過疲累而休息,這麼想著而抬起頭看向實驗室。

『睡著了?』

遊里靜靜的在椅子上低著頭,像是在沉思著,桌面上放置著寫到一半的筆記本與筆,有些散亂,筆記本的書頁被窗外帶來的風一頁頁的翻動著。

『睡著的話避免著涼還是先關上窗吧。』這麼想著,小心翼翼的繞過了地上遍地散落的研究記錄關上了窗。

『遊里在實驗瓶頸時會把無用記錄亂丟的習慣還是沒改啊.......這是,什麼?』越靠近窗前,地上與窗框旁慢慢的見到一點點的紅褐色與黑色污跡。

『墨水?』好奇的碰了下,發現是仍然未乾的液體。

『剛打翻不久.......是墨水吧?』沒有在意這些,把四散的紙張稍微收拾下放置到桌上後,伸手搖晃了下遊里想喚醒他。

感受到像是碰觸到絲線的觸感,接著,還沒反應過來便感受到手上抓著一個物體。

嘶──啦──

是在假日幫忙母親下廚時會聽到的,肉類撕裂的聲音。

喀───

骨頭......不對,這是什麼?

低頭看著手上的物體,是已經斷裂的右手臂。

屬於遊里的右手臂。

原先在座位上維持著平衡的軀體開始滑動,仔細看才發現四肢關節的位置都被整齊的切開安在原處,維持著平衡的和諧感。

然而,平衡被打破了。

『......咦?』

無法處理,無法應對這個情況,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東西──不對,這是,人。

『......遊里?』



消失了。

正想仔細看到底發生什麼的時候,眼前的人已經消失了。

驚慌失措的尋找著本應在這裡的人影,不經意的看到了筆記本下所壓著的字條。



「之後會永遠與你在一起的,遊矢」

落款是遊里的名字,字跡也是。

『什麼意思?』

太多的資訊與意外一時間只感受到大腦難以消化,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仍未關上的窗戶旁看著窗外。

感覺到心跳的頻率加快,耳旁彷彿出現了蜂鳴聲。

想開口說些什麼,喊叫些什麼,卻發現自己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已經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是如何行動了?

『喂?請問是警察局嗎?』耳中聽見了自己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

『是,這裡發現自殺的死者,麻煩前來協助封鎖與查驗。』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是我在說話?

『是我的學長,還是學生,是的,麻煩您了。』

彷彿意識與身體已經是分離的,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如何。

磅礡的情緒過載成了絕望,終成了一攤死水。



『永遠與我在一起.......嗎?』

凝視著距離十二層樓,數十公尺高度的地面上支離破碎的軀體,紫紅色的髮絲散亂在血泊上,染上了豔紅,映襯著潔白混雜著塵土的白袍。

紅白交錯的景象竟覺得有些艷麗?搭配上月色與深夜亮起的暖色路燈光芒,整個構圖恰到好處。



這是,夢吧?

是......吧?



『遊矢?遊矢?』昏昏沉沉的感受到有人搖晃著,睜眼看見的是屬於同居室友的疑惑神色。

『怎麼了?現在還是晚上喔?怎麼就睡著了呢?』遊里趴在床邊看著我,帶著暖暖的笑。

『又擬稿擬到睡著了?』

「應該......」覺得腦袋有些抽痛,方才的超時午休中好像做了什麼惡夢?

想不起來。

『那我先去準備晚餐。』遊里揉了下我的頭髮,不滿的用反掐他的腰作為反抗,得到了小聲的輕笑。

『不要太累喔,遊矢。』

「好的。」



繼續埋首於工作的我並未注意到任何異常。

一切如同往常一樣,只是平凡無奇的每一日罷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3)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