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沉眠中的後日談(下)

「這是......什麼?」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再度見到與自己相同臉龐的人感受到的是強烈的不安。

扎克還有其他的分身?應該沒有了才對?

『不是,已經沒有其他分身了,遊矢。』不知何時,虛影狀的遊斗飄在一旁,臉上的神色像是在糾結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只是......在這裡的也是遊矢。』

『沉浸於大家的笑容中,覺得自己沉眠著更好的榊遊矢。』

「......怎麼回事?」

更混亂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沒有契機也沒有理由醒來了。』遊里在遊斗身旁應和著。

『那是因為,扎克帶來的娛樂在大家眼中或許比決鬥技巧稍嫌生澀的遊矢好吧……』遊斗苦笑著回應。

「所以,我是.......扎克,嗎?」

 

『曾經跟扎克惡的那一面共存的我感覺的出來,遊斗跟遊矢共存了那麼長的時間也一樣。』遊里飄到一旁的大球上搖晃著『現在的你啊,是「遊矢」喔,不過,是繼承遊矢記憶的扎克。』

『但是我們畢竟都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依然還是遊矢的,放心。』

『只是本來我們認識的遊矢,因為零兒的發言,感受到之前想用決鬥讓大家重拾笑容的夢想說到底抵不過勝利而進入沉睡,在發動訣別後身體由你,也就是扎克接手。』遊斗拉上魔術箱的蓋子。

『而直到最後,遊矢的意識一直都沒有醒過來。』

『我們也是後來才發現......可是遊矢他叫不醒了,也不想醒來。』

 

「啊,是嗎......」

 

所以零兒最後在職業決鬥者資格賽後才會那樣笑吧,在曾經如此信任我卻又改變的如今。

所以爸爸對我的態度才會那樣吧,與幼時互相玩樂的態度迥異。

所以不知不覺能夠聽懂精靈的聲音。

所以最後我,才會不自覺的說出這是最後的娛樂決鬥這種發言......

 

肩膀上突如其來的重量打斷了我的思緒。

『所以說,遊矢你這樣整天想這麼多怎麼帶給人笑容呢!』遊吾在背後搖晃著我。

「好暈......」

『所以清醒了沒?無論是扎克也好遊矢也好,你們都只是想帶給大家笑容的娛樂決鬥者不是嗎?』

遊吾一邊說一邊推著我往出口走去,遊斗和遊里不知何時也出現在出口等著我。

『這個世界不是你該來的,遊矢我們會負責叫醒的,你就好好在外頭達成你跟遊矢作為娛樂決鬥者的願望啊!』

一個踉蹌後被遊斗跟遊里接著,然後被推到外頭,與等待在外的星讀與異色眼一起。

『記得,用決鬥帶來笑容啊。』遊斗在帳棚外揮著手。

『等會會有人帶你離開的,之後好好加油。』遊里一邊揮著手一邊摀住似乎還想再說什麼的遊吾的嘴『我們之後還是和之前一樣可以出去陪你的,放心吧遊矢。』

 
 

『啊!找到了!』在離開了帳棚後,被一支屬於少年的精瘦手腕抓住了。

是一個有著黑色與粉色短髮,和我相仿年紀的少年與......漂浮在一旁的發光人形?

『後輩怎麼可以跑錯地方呢,要快點回去啊!』少年抓著我在一片黑暗中奔跑著,隱約的,在遠處能看到微弱閃爍著的光源。

「等等。你是?」

『九十九遊馬,是你的前輩!』遊馬的聲音有著充滿活力的朝氣,不禁能讓徘徊於內心的不安感散去些許。

不過,他說的話......

「前輩?可是我不記得我認識你?」

『總之就是.......啊,不會解釋啊。』遊馬看起來十分苦惱的樣子。

『簡單說就是決鬥的前輩。』遊馬身旁的發光生物淡淡的看著遊馬『成為前輩智慧還是沒有成長呢,遊馬。』

『不要在後輩面前說這種話啊,Astral!』看著這兩人的爭吵,不知怎的有著治癒的感覺。

是錯覺......吧?

『好啦,到了喔,遊矢。』遊馬停在了閃爍著越來越強烈的光芒前。

『你的同伴來接你了,不要再亂掉到奇怪的地方囉。』

「啊,好的。」

 

「遊矢?遊矢你在裡面嗎?」是柚子?

「融合召喚!幻奏的音姬 巨匠舒伯特,發動效果除外墓地的三張卡片,上升攻擊力至3000!戰慄的音符擊潰眼前的一切!」隨著召喚的聲音與破壞的炸裂聲,柚子的手臂伸了進來將我拉上去。

「遊矢!」柚子緊緊的抱著我,感受到肩上的衣料逐漸濡濕。

「下次卡片準備的齊全一點啊,遊矢。」

「好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等到柚子發洩完情緒後,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預想的融合次元。

仍然是重建中的殘破城市,不是有著歐式風格的融合次元該有的景象。

「這裡是,心城?」

「先前赤馬零王的ARC-V裝置造成的次元統合是失敗的,所以我們現在四個次元才處於既是分裂又能互相連通的情況。」零兒從我肩膀上拿下了一個小型裝置。

「......什麼時候?」是遊吾?還是遊里或遊斗?

這時的零兒也將手中裝置的投影展開了。

 

『次元風暴的原因是統合之力失控,一切的原因在ARC-V裝置中。』

 

「遊矢,你有遇到誰嗎?在次元風暴裡?」零兒面無表情的關閉了裝置。

「啊.....有遇到遊斗、遊吾還有遊里。」至於遊馬前輩.....就不提了吧。

「這樣一來,接下來的目標也可以確定了。」

「在心城與槍兵的成員匯合後,前往融合次元。」

「這一次一定要解決所有問題。」

 
 
 
 
 

『所以,為什麼遊里你不讓我跟遊矢解釋啊!』遊吾握緊雙拳,質疑著遊里先前的行為。

『還有把我的嘴摀著是什麼意思!』

『嗯,遊矢的心已經夠亂了,就不要再讓他知道更多事了。』遊里回到先前乘坐的大球上搖晃著『本來他會這麼突然的進來內心世界已經夠混亂了,遊矢的情況還是不要讓扎克知道吧。』

『可是為什麼不說?只要扎克能夠認知到遊矢的存在後,遊矢就可能會醒來啊?』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好開口的,遊吾。』遊斗在確認帳棚的鎖都鎖上後,回到待在舞台上,圍繞著魔術箱的兩人身旁。

『現在的遊矢到底是誰,我們清楚就好了。』

『遊矢他還不想醒就不要勉強他了,先前的十幾年他過的太累了,就順其自然吧。』

『再說,現在的扎克還沒意識到統合之力......估計零依那邊也是。』

『這次有遊馬前輩幫忙把誤入到內心世界的扎克送回去,可是下次我們也不能篤定的保全扎克的安危。』遊斗神情嚴肅的看著兩人。

『我們這邊遊矢沉睡著,零依那邊的柚子也是一樣的情況,能夠掌控統合之力核心的兩人都陷入沉眠才造成如今的統合之力混亂。』

『遊吾,你應該有好好的把資訊留在遊矢身上吧?』

『啊,我有好好監督融合的,遊斗你放心。』

『誰是融合啊!好好叫人的名字啊!』

『不管怎樣,現在也能交給他們了。』遊斗打斷了兩人如同日常般的吵嘴。

『由他們把遊矢跟柚子真正的喚醒,終結掉次元之力的混亂。』

然後,可以的話,讓我們的親友察覺到我們還在的事吧。

 

最終,以三人的心照不宣結束了這場對話。


──────────────────────────────────────────────

後篇《態疊加定理》,開篇預定!

對不起大家塞了不少黑泥(懺悔
完結感言是給我OVA,把劇情補完好嗎這腰斬感(想到當年的GX四期(ry
就算真的是BE黑泥結尾我也寧願把它解釋清楚都好(遠

其實這篇文本來是預計在ARC-V完結當天同步放上,但是在ED的那三分鐘透露出的資訊讓我收了手。
第一次覺得完全不合理的莫名其妙與空虛,再想的話,開始扣問,開始推測。
現在的游矢真的還是遊矢嗎?現在的柚子真的還是柚子嗎?
「這是我最後的娛樂決鬥。」這是遊矢在最終回的話。
以及零兒最後那沒有來由的狂笑,面對零王的發言那個不自然的回應。
零王:「這一切都是遊矢的決鬥結果。」
零兒:「……遊矢的決鬥?」
為什麼零兒與遊勝的態度在138之後會出現如此大的轉變......彷彿,他們已經認定遊矢不是他們所認識的遊矢了。
這篇文是我對至今榊遊矢這個角色的理解,以及覺得最後的最後,劇情想表達的意涵推測。
從148完結那天一直修改這篇,或許之後的思考又會讓我推翻此時的心境,卻是我目前扣問思考到最後覺得最合理的詮釋。
感謝大家願意看完這篇已經不太像完結賀文的文章了(笑)

最後還是想說我自己把自己寫的未來祈願跟VJ當做結尾就好我頭好痛
最喜歡四遊四柚們了,接下來的遊作くん務必加油///

如果大家對我對於ARC-V最終回理解推測過程有興趣的話可以走這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2)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