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沉眠中的後日談(中)

對他進化到中了.......對不起我馬上生出下(ry

時間距離很久的前情提要



太多了,怎麼會有這麼多次元風暴。

牌組已經瀕臨抽空,再不找安全的地方重啟決鬥的話就是無卡能夠防備的絕境。

沿著次元高速公路往融合次元的方向前行,固然高速公路本身的建材可以破壞風暴的成形,然而強烈的風吹在一旁,令人不安。

原先完整的道路亦隨著一次次的侵蝕出現破損,道路逐漸的搖搖欲墜,最後,倚靠著場地魔法的投影勉強有了立足點。

遠處出現了融合次元的景象,歐式風格的建築如同明光指引著道路。

「遊矢!」遠處依稀看到柚子揮著手,稍稍加速了輪鞋的速度往出口前進,綴滿著次元通道的星光漸漸的變成線條,而眼前的出現了一個黑點開始擴散。

深沉的純黑帶起逆時針的漩渦,來不及停下的我只能直接被吞噬進去。

「發動烈火大王的效果,可以將場上其他DD數量的魔法陷阱無效.......!」

隱約聽到了零兒召喚的聲音。

「......來不及嗎?」

直到最後被黑暗淹沒而失去意識前,聽到零兒顫抖的聲音。




不見五指的暗黑擴張著,本來有的些許光源也消失到,連自己都看不到的程度。

依稀能感覺到腳邊有著許多東西,摸起來像是.......蛋殼嗎?

一顆顆的,卵型的物體,似乎舖成了地面。

是什麼呢,這裡是哪裡?

還有,「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存在在這裡的?



完全沒有任何記憶,「我」到底是誰?



感覺存在於此過了許久,也在這裡行走了許久。

沒有盡頭,一片黑暗中失去了時間感和空間感。

然後,接觸到了柔軟的物體.....是布料?

乍時以手掌為中心擴散著光,暖黃的色調帶著螢白的絲線,架起了有著繽紛色調點綴的帳棚。

在深黑中的光芒彷彿希望一般。

這麼想著,拉開了門簾,走了進去。在踏入帳棚的那刻,星讀與異色眼從我的牌組中召喚了出來,在一旁靜立著。

然而已經無暇在意,沒有心力去在意了。




因為,想起來了。

身處在充滿著舞台道具,彷彿馬戲團舞台的帳棚內,巨大的圓環無風自動,空無一人的舞台上漸漸地傳來了笑聲,

想起來了。

原先略微黯淡的道具漸漸地有了繽紛的色彩,散發出點點的閃光。

『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我是......札克啊!』

『現在的結果,只是對於大家期望的回應。』

『現在我們,合為——』聲音出現了斷片。

『柚子——!』斷片的聲音,混入了雜訊。

『用決鬥——帶——笑容——』模糊不清,雜訊漸漸蓋過了清晰的語言。

『想哭的時候,就——』聲音完全的被掩蓋過。

雜音,感覺到了耳中只剩下雜音。

不知何時,道具如同其他地方的物件一樣開始投影出影像與聲音,從最開始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到最後解決了一切,通過測驗成為職業決鬥者的我.......不對。

真的解決一切了嗎?四個次元的問題?因為扎克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

就算最後讓零羅重拾笑容,儘管最後讓扎克的邪惡之魂消失,讓零依不用再繼續牽掛這四個次元而解脫......

眼前出現了四個次元因為次元戰爭,因為扎克,因為「我」而造成的災害,物質上的,心靈上的。

四個次元因為ARC-V Project造成的破壞與影響完全沒有解決。

「這是我到這裡的原因嗎......面對一切?」

帳棚上方的橫桿搖晃著。

「除了我之外,遊斗、遊吾、遊里的親友們失去的......」

沒來由的想起了在體內的其他三人,自從進入到這個空間後便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

「是這樣嗎?星讀?異色眼?」徬徨著看向一直陪在身旁的星讀和異色眼。

異色眼的低吟與星讀的沉默在無聲的空氣中迴盪。

「再更深入的......面對自己?」從星讀那邊讀到這樣的訊息,異色眼的低吟附和著星讀的回應。

無法理解,完全無法理解。

「我是遊矢,也是扎克......不是.......嗎?」



『我們四個本來就是一體,不過,但願你能意識到現況,『遊矢』」



「......誰?」沒有人影,目之所及除卻自己的怪獸與自身外沒有任何生物存在。

不對。

不知何時,在舞台中央出現了巨大的魔術箱,靜靜的矗立著。

「逃脫魔術用的箱子?」不知不覺得向魔術箱走去,在即將碰觸到的那刻,被異色眼頂了下手背。

驚醒了之後疑惑的看著異色眼。

「怎麼了?」

『吼嗚~』異色眼叼起我的衣擺,將我往出口外拉著。

「異色眼?不要靠近是怎麼回事?」沒有抵抗的讓異色眼拉著我,星讀也在一旁看顧著我防止跌傷的意外。

自顧自行動的異色眼並未回應,身體卻也不自覺的掙脫,不受控制的往舞台前進。

像是意識被封閉在身體內,無法出聲,無法行動,似曾相似的感受讓內心止不住地顫抖。

『停下......拉著我啊,星讀,異色眼!』

卻是看著星讀與異色眼像是被「什麼」隔絕在外,完全無法接近這個舞台。

內心的悸動直到打開了魔術箱後成為了驚愕。

「我.....?不對,是『遊矢』?」

我,『榊遊矢』,此刻正躺在魔術箱內沉睡著,胸口隨著呼吸起伏著,然而身旁卻異常冰冷到彷彿失去體溫。

微勾著的笑容像是做著不想清醒的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