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最近把LFT當噗浪用了,murmur很多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ユリゆや/甘番】Cancel Corner Cancel ■■■■ -06

前情提要

按照之前說的,Only結束後一個月結局釋出啦////

番外(車)就是本子限定囉




 SIDE FOREVER : 依存者 



他知道他離去了。

氣氛寂靜,無風無雨,涼爽的夜風吹拂著。人不多,少少的幾個家人和朋友,深黑的服裝彷彿融入黑夜般隱去。

他知道比起吵雜更愛寧靜,在場的親友們了解這點,沒有哭泣聲,在祭拜結束後看著他下葬,覆土。

葬禮本應是生者送別逝者,接受逝者離去的的最後一程。

只不過,這非善終的最後一程,太過突然了。

突然的,讓人連送別的情緒都難以醞釀。

 

「遊矢……」看著佇立在墓碑旁不發一語的好友,不忍有些擔憂的想靠過去。

和遊里最為熟識的就是遊矢了,如今遊里的離開……更別說遊矢還是這次意外的第一發現者,現在他所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場更是令人擔心。

卻是在欲靠近時被身旁的好友制住了肩頭。

「這種時候,還是不要靠近遊矢為佳。」遊吾的語調少見的清冷,或說通透,「他和遊里都是自我防備意識很強的人,這種時候還是別靠近比較好。」

「他需要自己的空間。」遊吾略微帶著蒼白的臉上勾起了笑。

「很遺憾,我們都不算他們認定的可信任對象?」想到兩位好友對於距離的劃分不免嘆了口氣。

儘管認識將近十年,也正是因為如此長的時間才能看透遊矢與遊里的情況。

他們所謂的,可以互相交託信任的對象──僅有自己與對方而已。

那不是外人,我們這些所謂朋友可以介入的空間。

而如今其中一人的離去.....

「也罷,把這個空間留給他吧。」

 
 

無論如何輾轉都難以沉入逃避的夢鄉。

寒冷的溫度、異常的觸感。

提醒了太多太多事情。

 

「真是糟糕……」在睡前被遊里點醒──那真相的訴說完全對得起點醒一詞。

與往常一樣利用肢體語言與默契進行告知的動作反倒讓自己更難以逃避了。

一點一點的,硬生生的從不願面對的夢裡跩了出來。

明知只要讓自己察覺他的異常便難以將自己墜入雙方共同營造的美夢中,卻還是點醒了我。

 

那寒冷過度的溫度分明不想讓我逃避下去了。

 

呵呵。

是誰在笑?

呵呵。

…...是我嗎?

搞什麼,不自覺的都笑出來了。

 

「遊里……你為什麼要提醒我。」耳旁隱約能聽到自己的呢喃,遊里應該是不在,也沒聽見吧。

人哪,是無法理解的生物。

儘管在父母的影響下總是帶著笑容,總是能在任何場合成為眾人的焦點。

可我是否發自內心的想成為焦點,抑或僅是為了符合周遭的期待……

無法理解。

我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

所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

 

房內的空氣依然清冷,卻帶了人工的氣味。

逃避的,一直以來忽視的人工氣味。

 

打開了掀床底下的空間,取出浸泡著液體的霧面方盒,上頭的凍霜與被黑布隔絕著,卻依舊散發出滲人的寒意。

打開方盒小心翼翼的取出遊里的切割斷面完美右手臂,神色冷漠的取出針筒抽出了些許已經暗沉的血液滴在掌心。抬起手,輕巧無聲的舔舐著略帶鹹味與化學藥劑味道的赭紅液體。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了。

「這樣,遊里就不會離開我了對吧,永遠。」透過電腦上監視器畫面靜靜的看著窗櫺旁,透著夜色的遊里。

不管這是什麼都市傳說還是無稽之談,看樣子都是有用的。

遊里的手似乎想探出窗外,卻被看不見的障礙彈開。

像是被這棟屋子束縛了一樣。

或是,被自己的身體所束縛了。

意外發生後的渾渾噩噩下後知後覺的才發現自己手上的殘肢,已經沒有恐懼了。

什麼恐懼都比不上遊里的離去。

這種行為不道德也好,脫序異常也罷,能留下遊里……

 

「遊里。」用手機播通了遊里的電話,數秒後,從規律的電子音效成為了遊里略帶清冷的聲音。

 

『怎麼了,睡不著?』離開了窗邊的遊里看著自己的手,回想著這個家裡究竟有何異常。

 

「遊里,你會離開我嗎?」不自覺的開啟了另一台電腦連上了深網,整個教學實在過於奇詭到都實施了將近一個月依然滿懷忐忑。

或者說,這一個月的經歷只想讓自己一直逃避下去。

 

『不會。』從自己死後到現在的異常……哎,自己似乎犯了燈下黑的錯誤。

不過算了,也是甘之如飴的意外。

 

「真的?」心中的忐忑依舊沒有散去,而在下一刻所見的畫面一時讓我不知該如何反應。

愧疚嗎?害怕嗎?

還是心底那股壓不住的喜悅與期待?

 

『是的,永遠不會。』無需鎖匙,遊里微透的身體穿過了門板,靜靜的對遊矢笑著,溫和而柔軟。

還需要更多保證嗎,遊矢?

遊里柔和的神情如同在訴說這句話。

 

流淌與房內的氛圍是如此的美好,美好的令人沈醉而不捨離去。

 
 

fin.








不過,這場名為愛戀的拉鋸戰。

互相的,對彼此以愛之名的種種行為的背離道德。

…...算了。

真不知道是誰看的更為通透。

又只是互相的自我欺瞞罷了。



──────────────────────────────────────────────

梗來自於期中考期壓力太大的產物……原形為2015年學校故事情境設計課期末作業微電影提案時被打掉的劇本(。

不過想想這劇本超壓抑超病的被組員打掉好像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樣子(檢討好嗎

想描寫依賴性很強的遊矢和遊里……鑑於原作是真的覺得遊里很有病嬌潛能,遊矢也是精神狀態本來就很不穩了。

綜合下來寫出了覺得該去心理科治療的兩人(笑

雖說是現代大學的AU,不過其中的個性盡可能靠近原作的描述。

遊矢習慣偽裝逃避造成的自毀性,遊里不顧一切只求己願的執著。

至於這篇的遊里,愛著遊矢嗎?是愛著的吧,為了守護而不顧一切的守護,連避免遊矢成為嫌疑犯連偽裝自殺的假象都準備的妥妥當當。

不過,遊矢會接受嗎?

 

從個性上來說,不會。不如說,會一直執著下去。

 

執著於逃避,執著於原有的一切,固守著假象。

最終造就了這個結局。

幸福與否?

無論未來如何,這個當下,對他們而言是幸福的吧。

 

對了,改寫時的BGM基本上使用Yann Tiersen的鋼琴曲系列以及∞ (Infinity)這張專輯。

 

還有為什麼殺人犯會盯上遊矢的原因這個嘛……之後前篇會提到。

先預告四遊在現在的大四修羅狀態前都是一個樂團的成員,然後遊矢是主唱。

然後結局後遊斗遊吾對這兩個的感想是你們開心就好(咦?

 

標題的部份,被遮擋住的詞彙為Cage。

Cancel (ours)  corner ,cancel (Yuya’s) cage.

能讓我們躲藏的角落被(外力)刪去了,囚禁著遊矢的無形之籠也刪去了。

我的Cageling/籠中鳥,最愛的鳥兒(遊矢)因此飛離了。

 

本文的標題實際上是以遊里視角作為出發點。然而,在最後兩人的立場完全顛倒了。

最終,成為籠中鳥的成為了遊里。

還是說是互相囚禁較為準確呢?

關於這點,就視大家看完全文後的感受而定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7)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