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世界盡頭之門(中)

我為什麼還沒完結......



『所以說,遊矢你這樣暗渡陳倉沒問題嗎?』遊吾在遊矢鎖上山屋的門後從枝椏上一躍而下,『你就這樣藏著本來該被遊斗帶走的人?』

『反正能藏到黎明就好。』遊矢眨了下金色的雙眼,『當年扎克就是這樣讓我活下來繼任他的位置的,遊里根據我這邊的資料只要能活到黎明都沒被遊斗找到就好……比我當年簡單吧?』

此刻遊矢的笑容格外燦爛。

『嘖嘖,就算是報喪鳥也不能這樣濫用職權啊。』儘管說著勸告的話語,語氣卻是藏不住的對於混亂的期待,『當年扎克保下你已經讓死神那邊氣到把扎克革職了,你這是要走扎克的老路?』

這對師徒還真是有趣,遊吾如此想著。

『革職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看扎克現在活的多自由。』遊矢忿忿的想著自從把報喪鳥的職位傳位給他之後四處遊歷玩的十分開心的名義師父扎克。

還能不定時的回來騷擾徒弟,看來過的十分愜意。

『零伊前輩不是跟著扎克一起退役了嗎?希望她能早點追到扎克。』然後好好的痛揍一頓。

按照這兩位的交惡程度,零伊前輩成功捕捉到扎克得以報當年幫扎克收拾大量爛攤子的仇後有好一陣子可以不被扎克打擾了吧?

然後世界可以清淨了,完美。

『再說,遊斗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就把我上報上去。』遊矢探望著四周的情況,又呼喚了一些夜梟和烏鴉戒備著整座山林。

『我還是覺得等遊斗發現之後會也會砍你一頓的。』遊吾拿著水瓶補充著水份,『是說遊矢你這有水井之類的嗎?』

『天氣真的太乾燥了,有些不舒服。』

『後院有,自己去取。』遊矢的眼睛透過夜梟的雙眼巡視著,『不過水馬真的不能離開水太久?』

怎麼記得好像認識其他水馬能離水一整天都沒問題?

『遊星前輩那是凱爾派,我是鹹水生物懂嗎?』從遠處的水井傳來遊吾的喊聲,『我覺得我離開海邊來幫你就仁義至盡了。』

『你們兄弟倆當年就是被魯薩爾卡搞到不得不分散還一人聽損吧,早該對我們這些水生生物夠熟悉了?』遊吾帶著盛滿水的水瓶回來,困惑的看著友人。

『不,一點都不想熟悉這些東西。』遊矢持續戒備著周遭,也分了神看著山屋內自己的兄弟。

『說到底,要不是扎克當年一時興起想把遊里轉化成繼承人的話才沒這堆糾結成團的爛事。』

『好吧,你開心就好。』遊吾躍回枝椏上留守著,『我只幫你以防萬一擋下死神的抓補,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決。』

解釋啊理由啊什麼的,這些事情當事人自己解決比較好。

遊吾百無聊賴的看著夜空中移動的星子。

反正跟死亡相關那一掛的傳說生物扯上關係的事情不要介入才是最佳解……遊星前輩還是凜似乎都這樣說過?

不過都跟報喪鳥和死神成為朋友了,反正很有趣,旁觀也不錯。

『不過前後兩任報喪鳥都介入同一個人的死期真是……感覺死神那邊這次真的會氣瘋的。』

如果他們知道的話啦。

遊吾內心不住的期待後半夜可預期的混亂。

感覺就,超有趣的。



話說,為什麼今天傍晚會如此臨時的收到遊里的報喪通知?

緊迫到像是安插進來的一樣。

想到今晚的混亂,遊矢思考著。

照理來說遊里早該在十年前的萬聖夜死去,而扎克當時做為報喪鳥來預告時覺得遊里的性格很合自己的想帶走遊里成為繼承人則是意外,自己發現這一切造成之後的種種也是意外。

不,重點是,既然自己當初都代替遊里的死期離開人世,理論上遊里應該能好好活到壽終正寢……

『不對,我如果還活著的話能活到幾歲?』如果自己就只能活到二十四歲的話,那遊里可能就是繼承自己的生存年限──

也不是,扎克當初跟自己說的不是這樣。


銀髮金眼的報喪鳥看著打昏自己的雙生兄弟──也是自己今晚帶走對象的紅綠髮少年。

赭紅的雙眼中滿溢著不許任何人動自己守護對象的氣勢。

『你說你願意代替你的弟弟,那你願意離開人類世界?』扎克注視這個身高還不及自己胸口的孩子,『這個叫遊里的孩子有可以融入這個世界的靈感跟一些魔力,你有什麼?』

怎麼看都只是一般人類啊,這孩子。

縱使這敢與死亡對抗的勇氣值得佩服。

「那就把遊里身上的靈感轉移到我身上,或是把我變成跟你一樣的生物也可以。」遊矢毫不畏懼的看著扎克,「或是,讓我代替遊里死掉也可以,但是遊里不能死。」

『哦,為什麼?』

「遊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遊里他跟我說過他還有好多的夢想要做,成為職業決鬥者啊,站上職業頂端什麼的,追逐崇拜的前輩想環遊世界什麼的。

「可是我沒有,所以沒關係。」

我只想看著遊里達成夢想就很開心了。

『那你確定你的兄弟願意?』是空殼,這孩子是個得依附他人生存的空殼呢。

「所以我打暈他了。」遊矢抱緊了自己懷中昏迷的兄弟,「等等讓他看到我跟你走,然後你把本來會降臨在他身上的死亡轉移到我身上……可以嗎?」

遊矢忐忑的看著扎克。

「我們兩個出生只差了五分鐘不到……可以混淆看看嗎?」

要答應這孩子嗎?

雖然很有趣,不過感覺會是個麻煩……

不過……

這份心情跟堅決自己還滿喜歡的。

『我可不負責帶走人,我只是報喪的,基本上業務跟報喪女妖她們差不多。』扎克的臉上勾起帶著濃厚興味的笑容,『不過這個忙我幫。』

這次負責的死神貌似是赤馬零伊?如果是她的話應該會包庇下?

『就是,今天過後你要拋棄人類身分了,願意嗎?』

「……可以救遊里的話什麼都可以。」遊矢整個人從消沈的氣場中甦醒了起來。

『好吧,那你先把你兄弟帶出山林,我會看著你們的。』扎克的身形消散在黑夜中,『記住,兩人一起。』

『什麼都不要看,什麼都不要聽,保持只有一人清醒的狀態,讓死神發現你就好。』

扎克看著遊矢帶著遊里往山下疾行著。

『然後,等著我把你帶走。』

「……好的!」

這樣應該可以讓遊里活下來吧?

反正自己也沒什麼夢想可言,讓遊里活下來就好。

總歸自己只是個不受期待的人……

「……遊矢?」冷不防的,聽見背後的兄弟清醒的呢喃。

瞳孔微縮著藏起驚愕,腳下的動作益發迅速。

「不要說話,繼續睡,拜託。」遊矢用極低的音量說著。

「不要醒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