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ARC-V】世界盡頭之門(上)

.由於閃光聊天提到ASMR聯想的梗
.明明副職身為音效師負責Jack Foley卻沒寫過聲音相關的梗真的太不敬業了(赫然發覺
.寫的時候就註定遲到的萬聖節文(註定的萬聖節必撞期中地獄修羅場((
.架空世界觀,總之城市藍本是自己的老家//
.這真的是萬聖節文,但是為什麼這麼長我也不知道嗚嗚(剁手
.聽說萬聖節是11/1是不,今天還不完結真的剁手吧(看淡

  



近日不知是寒冬將近抑或是什麼原因,總之,耳邊總是縈繞著各種聲音。

深夜貓頭鷹的短嘯、清晨的鳥鳴、夜鷺的嘎呀聲響。

很吵。

異常的,令人難以專注的吵雜。

呼──呼──

啪機。

遊里終究不耐煩的取下耳上的助聽器,

世界頓時恢復到自幼熟悉的,萬籟如同隔著一層紗般的朦朧不清。

「外頭究竟是……」闔上手中的書,拉開了緊閉的窗簾看著窗的夜色。

凌晨一時的夜晚大多數人已準備就寢,人造的燈光紛紛從明亮轉為溫和的暖色,整個城市在陷入深夜後,圍繞著城市的群山上屬於自然的聲響更是明顯。

屬於山林的的聲響此刻特別明晰。

卻是不至於到連自己這種戴著助聽器的狀態下都能聽清的音量……遊里思考著,準備打開窗戶看下情況時,感受到耳邊出現了幾乎沒有距離感的笑聲。

「誰?」倏地轉過頭,房內空無一人,僅隱約在視線邊緣看到一抹綠色一閃而過。

上方?

下意識的抬起頭後仍是空無一物,卻是感覺到一股力量將自己往窗外拉扯出去──

死定了?

感受著十三層高度吹過的強勁冷風,果然臨死之前根本就無法思考什……麼?

『抓到遊里了。』屬於少年未變聲的清脆音色貼在自己耳邊說道,語調中帶著難以遮掩的愉悅。

被精瘦手臂束縛著的身體卻是連看著身後透出寒涼體溫的對象是誰都無法。

『遊里不打算說點什麼嗎,疑問之類的?』

「問了你會回答嗎?」

『這個,看心情決定。』眼前的視線不知是否因為太過高速的移動已經一片昏暗,什麼都看不清,『不過不猜猜我是誰嗎?』

「還會有誰?」遊里輕笑著,「這個節日會來找我的還會有誰?」

「玩夠了嗎,榊遊矢。」

環著自己的手臂頓了下。

『沒,不會玩夠的。』遊矢的聲音冷了下來。

『不如說缺玩伴了?』感覺到自己的雙腳落了地,遊里此刻才轉身看著自己的兄弟。

背上的雙翼伸展著,儘管身著的服裝帶著濃厚的異國色彩,卻是自己當年所熟知的,十四歲少年的外貌。

「你被他們同化了嗎?」遊里凝視著多年未見的手足,「現在的你真的很像當年的……把我帶去山上的人。」

是人嗎?不過自己也從未搞清楚對方的目的。

只記得那在山林中閃著銳利光芒的雙眼與足以包覆成人的巨大羽翼。

還有彷彿能夠催眠的聲音與……貌似也說過什麼話?

經過了許久依然沒得到遊矢的回答。

『今晚遊里先待在山上,明天再帶你出去。』良久,遊矢拉著已經是青年身形的遊里往不遠的山屋走去,『絕對不要出來就是。』

「不打算解釋什麼?」

『用不著,只是別離開,拜託了。』遊矢的眼神中帶著熟悉的懇求,『黎明前絕對不要,算是我這麼多年來唯一的請求。』

雖然已不是熟悉的赤紅雙眼,但金色的眼眸中確實泛著當年自己最難拒絕水霧。

都快十年沒見了,還是拿自己的兄弟沒辦法啊。

遊里在內心嘲笑著自己。

「好吧,不離開。」遊里拿出口袋中的助聽器重新戴上,「只是,希望今天黎明後能聽到你跟我解釋好端端的把我從家裡抓出來的原因。」

『……會的。』遊里沒有漏看遊矢在看到自己拿出助聽器的那刻有些僵硬的微笑,是愧疚?

遊矢果然知道當年的意外是怎麼回事?

『屋內生活設備應該算齊全,在這裡休息到早上也行……放心,這裡是我現在的家。』遊矢在離開前交代著遊里,接著,落上了鎖。

留下遊里一人在不算大的木屋內。



曾經導致自己聽力損傷的意外歷歷在目。

難以忍受的尖嘯,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林與為了送自己出去自願踏入森林,再也沒見過的兄弟。

連一絲回眸都未能得到的永別。

而當時的失去兄弟悲切與聽力卻在今日如同被破碎重組了般。

有點可笑,更多的卻是說不清也道不明的複雜。

與當年想把自己帶入山裡的人相似的外貌,相似的語氣,連這屋子也與當年短暫待過的佈置如此類似。

環顧著帶著熟悉的,遊矢的裝飾風格的木屋,繽紛色彩下屋子的格局確實與當年的房間完全一致。

而繼承了當年那人特點的遊矢……

「這麼想來,我一直覺得遊矢不是死亡而是失蹤的直覺果然沒錯嗎?」

雖然這樣明顯連人類都不是的狀態說是死亡也不算錯。

作為人類的遊矢啊,真的隨著那一天一起死去了吧。

遊里在床上閉上了眼,期望自己能在這短暫的幾小時內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就能讓遊矢把自己帶回現實世界了。

然後擁抱著遊矢早已不存在的「事實」繼續活下去。

帶著兩人份的人生一起活下去。


是呢,畢竟是遊矢在推開自己前一同約定好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9)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