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止浪無平如鏡

長期噗浪定居,目前YGO一直線
基本上是個十代跟四遊廚((

灣家人,繁體注意

文的話P站與LFT這邊基本同步更新,如果有任何文炸掉了歡迎直連Pixiv小說頁面。

更新頻率根據作業量決定(放大加粗

噗浪:www.plurk.com/CST2702

【遊戲王】【十遊】Future⇔Foretime -03

依舊是年代久遠的前情提要

那個.......第二主階段發動通常魔法是bug拜託大家原諒了......(廢
結果這段卡這麼久時間根本花在用ADS測試邪心英雄與元素+新空間混假面的測試打上(ry


03  CONFLICT

輪胎的急煞車聲摩擦著地面,形成了一道道的車胎刮痕與刺耳的刮擦聲。

「十代哥!」剛從步出醫療室完成檢查的十代甫一踏出門就被來自小十代操縱成人形自走砲的輪椅正面衝撞,「十代哥今天去地面上看過了嗎?」

「沒......小十代你精神真好啊。」忍著鈍痛把小十代推開,十代覺得方才包紮好的傷口又要出血了。

估計讓遊星看到又是一陣碎念,必須保密。十代發自內心的想著。

「今天復健已經可以走了,所以很快就可以跟十代哥好好決鬥了!」小十代抓著手中的決鬥盤興致勃勃的對十代說道,「然後啊,在地面上的監控好像有拍到另一個我喔。」

「先好好治療好在說,決鬥者可以用決鬥者之魂自行痊癒畢竟是傳說中的玄學......不過你說地面上有拍到另一個我們?」略微瞇起眼,深思著曾經的自己到底做過些什麼,「有什麼特徵嗎?」

「跟十代哥不太像,看外表的話比較接近我,穿著非常顯眼的黑色盔甲。」小十代回憶著在監控室中看到的特徵,「還有,金色眼睛?」

「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十代握著小十代的輪椅扶手往前推著,「小十願意陪我上去看看嗎?」

「沒問題!」小十代的眼中滿溢著充滿期待的光,「想上去很久了,都還沒看到這個時代長什麼樣子呢!」

「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不過我們先去找遊星吧。」

「遊星?為什麼?」

「算是......安全保護措施?」十代的腳步聲迴盪在走廊上,兩人的對話跳躍著,抓不到邏輯卻又充滿著笑意。

「遊──星──!」十代在按下對講機後對著仍在專注於工作的遊星喊著。

「我想要上去,跟小十代一起喔。」在說完這句後十代作狀要推走小十代往通往地面的通道前進,接著,控制室的大門開啟,帶著些許怒意的遊星看著兩位前輩。

「兩位傷患在說什麼,不行。」

「這次有正當理由,小十代發現了另一個我們了。」

「所以不能去。」遊星嘆了口氣,打開手上的投影儀調出了稍早的監控錄影,「這個平行世界的前輩太過異常也太過危險,正是如此才不適合。」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解鈴還須繫鈴人?」十代暖棕色的雙眼眨了下,「恰好這也是我經歷過的時期,所以大概知道這個我會想什麼。」

「那也沒必要帶小十代前輩過去。」

「不不,小十代才是重點,或是說鑰匙。」在一旁聆聽兩人對話的小十代疑惑的看著十代,疑問的神色似乎難以理解目前的對話內容。

「我是重點?」

「對。」十代揉著小十代的頭髮,得到了頂撞回來的反抗。

「既然前輩這麼說了,那只好准許了吧。」遊星回到控制室內拿出了自己慣用的UAV(無人飛行載具)遞給了十代。

「准許外出,但是務必帶著它。」遊星無奈的看著十代道謝的接過後便興致勃勃推著小十代的背影,回到控制室,開啟UAV上設置的監控投影看顧著兩位前輩。

「可是,十代前輩到底是經歷過什麼才會有那種狀態......」思及監控中冷冽的神情與無需武器作為媒介就召喚出精靈的十代前輩,遊星仍是有著化不開的擔憂。

「找到了!」一來到地面,十代像是預料到似的看著凝視著地表出口建物的自己。

「不過真是令人意外,這個時期的我真有平行時空是一直存在啊。」十代護在小十代與遊星的投影身前,握緊了手上的VKS,步槍的的保險早已扳開,蓄勢待發。

「那時的我自稱什麼來著......霸王?」十代回想著當年年輕氣盛幫自己取的稱號,「按照我的個性來說十之八九稱號沒變過吧。」

「......」沒有回應,霸王旋開了決鬥盤後召喚出E-HERO 地獄小鬼,尖銳的惡魔外表下溢散著黑氣,張揚的手爪隨時準備對十代一行展開攻擊。

「小十代你先退後,先到遊星的防護圈內,不要出來。」十代對小十代低語著,左手臂上的決鬥盤響起了展開的機械音,右手對遊星的投影打著手勢,暖棕色的雙眼凝視著霸王十代冷漠的金眸。

『小十代前輩,請退後到這個範圍內。」遊星在控制室內看到十代的指令後對小十代的耳機內提醒著,雙手在鍵盤上游移,將跟在投影旁的UAV調整成了攻擊模式。

「好的,不過不需要我協助嗎?」小十代疑惑的回應著遊星。

『十代前輩似乎有需要小前輩您協助的地方,麻煩靜候了。』

「需要我協助?兩個我都是我的平行世界的話其他世界的我到底經歷了什麼?」小十代看著兩個不同經歷的自己對峙著,不安的手不自覺抓緊了手中的決鬥盤與卡組。

是什麼經歷才會讓不同世界的自己明明與自己年紀看來相差不大卻又滿溢著肅殺之氣?

『對方隨時會暴起攻擊,在他接受我們的存在與解釋前掩護好小十代。』十代對著領口上的麥克風對遊星下著指示,卻讓遊星更加不解十代如今的行動。

『為什麼不讓小十代前輩直接回來,而是讓他留在現場?』照理說,直接帶小十代回去才是上策。

『要是我對我那時期的記憶沒記錯的話,要說服霸王時期的我小十代不可或缺.......嘖!』還未與遊星解釋完畢,地獄小鬼在霸王的示意下發起了攻擊,從卡組中抽出了N.大地鼴鼠插入VKS槍托旁的卡槽後射出子彈,守備召喚出的大地鼴鼠在阻擋住攻擊後碎裂而消散於空中,而地獄小鬼也在攻擊後回到了霸王的手牌中。

「這個猝不急防的攻擊模式還真是似曾相識啊。」確認方才倉皇間抽到的手牌後發動了手中的英雄到來,受到生命扣減而稍微踉蹌下後穩住了身形,將E.HERO影霧女郎插進卡槽後召喚出實體守住一行人的安危,覆蓋上一張卡後持續顧慮著小十代的情況與霸王十代的行動。

霸王十代依舊靜默的抽牌後再度召喚出了地獄小鬼,緊接著發動二重召喚後召喚出E-HERO 懷恨之刃,「......發動黑暗融合。」

「融合召喚,E-HERO懷恨魔王,並發動效果。」霸王注視著身為對手的十代,「如果你真的是平行世界的我,應該能料到接下來的結局。」

「結束了。」

十代場上的影霧女郎在懷恨魔王的效果下轉成了攻擊模式,而明顯弱於懷恨魔王許多的怪獸也只能朝向對方發動自爆般的攻擊。

「輸?這可不一定。」十代直到此刻才勾起了熟悉的笑容,「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異次元通道-鏡之門。」

依然是自爆般的攻擊,然而,雙方怪獸的控制權交換了。怪獸對撞的風流吹向了雙方,霸王十代在強烈的衝擊下依舊佇立著,如同未受到任何傷害一般。

僅有略微顫抖的左手能彰顯方才受到的生命傷害。

「......這世界是怎麼回事?」發覺自己的身體狀況與以往的狀態不同,受損的生命值不是反應於身上,而是更深層的,像是整個精神受到破碎撞擊後的精神渙散與苦痛。

「原因很多,不過不建議直接在這裡召喚怪獸,這裡可不是隨心所欲,把決鬥視為生命的精靈界了。」十代小心翼翼的靠近著霸王十代,「願意聽我解釋了嗎?」

霸王手上的決鬥盤收攏成了圓盤作為回應。

「這裡究竟,是哪裡?」霸王十代的金眸凝視眼前與自己如此相似的兩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
©風止浪無平如鏡 | Powered by LOFTER